野性乡村 | 野性乡村 全文阅读-69看书网!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都市偷心龙爪手 ? 正文

第919章 孙妙怡赴约学弟

所属目录: 都市偷心龙爪手

     大男孩粗糙的手如同抚摸一件精致的艺术品一样,细细地感受何秀娜完美的身材,滑腻的肌肤。

    大男孩忽然啃起来何秀娜大腿内侧娇嫩的肌肤。

    “嗯别,别啃那里,啊”何秀娜的全身都开始微微颤抖,双手开始捏紧,揪住了床垫,身体反射性地向上挺起,就像在邀请大男孩的玩弄一样。

    “秀娜姐,怎么了想要了”林天龙抬起头邪恶笑着。

    何秀娜摇晃着脑袋不愿承认。

    “别嘴硬了,看你的流的,床垫都湿了,想要就说出来嘛”

    何秀娜却似乎被他的话语刺激得有些清醒过来,咬一咬牙睁开眼,金丝眼镜后的美目射出两道目光,如果她没有赤身裸体,没有脸上的殷红,这道目光算得上凛冽,“要来就快点来,不来我该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大男孩有些尴尬,似乎没有想到何秀娜被逗弄到这个地步还能硬气起来,“嘿,好好好,我来,我这就来,不过这次”

    话说了一半,他一把抬起何秀娜的一条腿扛到肩上,把她翻成侧卧,何秀娜的顿时大大打开,两瓣大也被牵扯开,露出里面正在蠕动吐水的鲜红,何秀娜双腿间的一切被沈卉怡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咱们再换个花样来”还不等惊讶地何秀娜反应过来,他就用这个靡的姿势将挤开了她的大,开始往湿成一片的里送去。

    “啊不,不要这样,我不要,放开我,你啊”何秀娜回过神来,被大男孩扛住的那条腿也开始挣扎着想要抽回。

    何秀娜的身体开始颤抖,死死地咬着红唇,脚跟抵住大男孩的后背,任林天龙兴奋地不断着,一手抚摸着扛在肩上的腿,一边将快速地全根送进她红嫩的里,狠狠地一撞,又用力地抽出,连带着抽出一丝丝晶莹的液。

    何秀娜的脸色越来越红,攥紧的双手随着大男孩的动作也渐渐松开,绷紧的臀瓣也放松下来,大大张开的双腿间,红色的和黑色的又开始了毫无羞耻地。何秀娜微微张开嘴,随着大男孩撞击的动作开始轻轻地娇哼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这样子是不是更爽啊,说话啊秀娜姐,我的是不是进得更深了我都能感觉到你的在咬我了,喔又夹紧了,爽,太爽了”林天龙一边挥汗如雨地,一边手也不闲着,四下抚摸,让何秀娜更加难以自持,吟叫的声音越来越频繁,越来越高亢。

    “啊”虽然依然没有回答他,但是比先前时更加高声的呻吟,已经说明了何秀娜此时的舒爽。

    她的被插得一开一合,鲜红的被顶着翻进翻出,丰满的被捏得变幻着形状,脸上的潮红和迷茫的眼神,以及身体越来越频繁地颤抖已经说明瞭何秀娜又要了。

    林天龙也发现了,他更加兴奋地冲刺着,何秀娜已经到了的边缘,大男孩的每次都会引起她无意识地挺腰相就。

    大男孩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,一个手固定这何秀娜扛在他肩上的大腿,另一只手在何秀娜丰满的后弄着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刺激的即使到了崩溃边缘、失去意识的何秀娜也猛的身体僵直,金丝眼镜后面流露出了恐惧。

    “啊,我不要求你别”何秀娜求饶着。

    “啊”何秀娜大叫起来,头猛的向后仰起来,前挺,似乎逃避着什么。

    但何秀娜的身体被大男孩从后面死死控制住。

    好一会,大男孩才爬起来,同时将何秀娜摆弄成一个一个四肢着地的姿势。

    她被迫跪趴在床上,成熟美满的裸体一丝不挂,圆滚滚的雪白高高翘起,一根乳白色的塑胶棍子竟然插在她的

    难怪刚才何秀娜那么恐惧,叫的声音那大

    虽然何秀娜雪白丰满的高高地撅着,上面插着一个塑胶棍子,看上去无比的下贱荡。可她整个人还是焕发出一种高雅的气质,戴着金丝眼镜的白晰脸庞更是有种知性的美,只可惜配上这不堪入目的姿势后,反而更能激起雄性的征服。

    大男孩突然举起巴掌重重的打在她肥硕的上,发出了“啪”的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何秀娜惊呼着猛地一仰头,白花花的臀肉凄惨的抖动着。大男孩换成后面的姿势进入着,何秀娜丰满成熟的被撞击得前后摇晃,两个赤裸的丰满吊钟一般倒垂下来,也跟着身体一起剧烈的晃动着,然后又被大男孩抓在手掌里使劲揉捏。

    大男孩一边进出着何秀娜的身体,一边用那乳白色的塑胶棍子捅着她的。当那大男孩两根棍子一起捅到她体内最深处时,何秀娜发出一声长长的尖叫

    如此娇柔的美女被如此蹂躏,让沈卉怡不忍看下去,也不能再看下去,因为她的早就已经湿透了

    林天龙在明玉轩公司胡天胡地一上午,却不能忘了中午之约,正午时分,悠扬轻柔的旋律,回荡在昏暗的餐厅里;舞台上的驻唱歌手,正随着歌曲节奏,唱出温柔动听的歌曲,为台下用餐的顾客,增添几许浪漫气氛。

    可是独自坐在偏僻角落的林天龙,此刻却无心享用桌前的珍馐美味,直到一曲终了,台下响起如雷掌声,林天龙这才回过神。这时他匆匆瞟了腕表一眼,不自觉喃喃道:“哎已经超过约定时间半小时了,她真的会依约来这里吗”

    随着话落,他的目光不自觉望向了餐厅大门口,但很快又收回视线,怅然若失地看着台上尽情高歌的歌手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会出现变量的话,昨晚应该直接约她出来”林天龙心想。

    同学会结束当晚,他就找了个“有东西遗忘在车上”的烂理由,传了简讯给学姐孙妙怡,同时约她抽空取回属于她的私人物品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抱着碰运气的心态,并不奢求她有所响应。可是今天早晨,他正在公司里和何秀娜胡天胡地的时候,却收到孙妙怡答应邀约的讯息,令他当下感到惊喜不已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和她相约今天中午在这家餐厅见面,没想到他中午提早离开公司时,却接到她不确定会来赴约的消息,令他不禁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还好在结束通话前,手机彼端突然传来“要不然你先到餐厅,我尽量抽空过去”的话语,让他昨晚同学会就开始筹划的“猎艳行动”不至于胎死腹中。

    可是在餐厅呆坐了快一小时,依旧不见佳人倩影,焦躁不安的情绪顿时在他脸上表露无遗。

    当手中的水杯再次见底,轻快奔放的歌声戛然而止,台下同时爆出热情的掌声,只不过他仍无心跟着邻桌的客人一起鼓掌叫好。

    “她大概不会来了吧”这个念头甫起,门口陡然响起清脆的风铃声,令他忍不住抬头望去。

    而几个无聊的客人闻声抬头,看到飘然而进的单身女子后,全都和林天龙一样,视线再也舍不得从美少妇身上移开。

    只见美少妇身上穿着一件性感撩人的鲜红色露脐肚兜,胸前水滴状的镂空设计自然露出坚挺的半祼,令许多男人看得目瞪口呆,险些口水直流。若不是她外面罩了件鹅黄色的半透明短袖套衫,因而掩去部份旖旎春光,她的出现或许会引起更大的动吧

    而穿着几近暴露的少妇,仿佛已经习惯这种异样眼光,媚眼轻扫餐厅一圈后,随即走向林天龙的位子。只见她动作优雅地在他面前径自坐下,向他致歉道:“天龙,不好意思,我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妙怡姐,没关系啦,迟来总比没来好。”略为恍神的林天龙,语无伦次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嘻嘻,你说什么呀”孙妙怡发出爽朗的轻笑,而胸前浑圆半祼的酥胸,也随着她的笑声上下剧烈起伏,瞬间产生一波波古铜色的乳浪,直接冲击林天龙的视觉神经。

    仿佛察觉到对面学弟的异样目光,孙妙怡稍微收敛不经意散发的媚态,嘴角挂着虚应的笑容道:“对了,天龙,你不是说有东西要还我吗,究竟是什么贵重物品,我非得亲自过来拿不可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大男孩,身体微微向后挪了挪,不答反问道:“哦,妙怡姐,我把东西放在车上,待会再拿给你。对了,你应该还没吃晚餐吧唔我觉得这里的义大利面味道不错,要不要帮你点一份”

    学姐斜睨学弟一眼,嘴角突然漾起了俏皮的笑意道:“假如你请我的话,我当然不会拒绝你的好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问题既然是我约你出来,当然是我买单呀嗯你今天有开车吗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搭出租车来的,有什么问题”

    “唔因为这里有一支红酒不错,所以我想请你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孙妙怡眉毛挑了一下,嘴角漾起富有深意的诡谲笑容道:“你该不会想借机灌醉我吧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妙怡姐,你想太多了吧难道在你眼中,我是那种会灌醉女生,然后趁机的色魔吗”

    “嘻嘻我只不过开个玩笑罢了,干么那么认真”

    林天龙对于孙妙怡调侃的言辞非但不以为意,反而有一种见猎心喜的快感,他对于今天的猎艳计划,又多了几分把握。

    偷瞄对面笑着花枝乱颤的女孩,他心想:“嘿嘿今天中午说不定会是一个充满激情与缠绵的时刻”

    餐桌上的佳肴不算顶级珍馐,但在浪漫的气氛下用餐,对面坐的又是心仪已久的学姐,林天龙这顿饭吃得可说是非常愉快。

    用餐期间,两人聊天的话题,从学生时代的趣事,到日常生活近况;聊着聊着,林天龙逐渐将不着边际的话题,巧妙地带到了两性关系上。

    刚开始孙妙怡还忸怩作态,刻意回避这方面的尴尬话题,但在林天龙收放自如的迂回追问,以及几杯红酒下肚,体内酒精开始作用下,她终于卸下心防,神色臊羞地和他谈论着愈来愈露骨的禁忌话题。

    这时林天龙轻抿一口红酒,看着双颊升起微醺酡红,媚眼迷蒙的学姐,看似不经意地问道:“呃妙怡姐,我觉得你结婚后愈来愈会打扮了耶。以前在医专时,你总是穿着t恤牛仔裤,可是昨晚在同学会,还有今天看到你成熟性感的装扮,我感觉好像重新认识一位美女呢”

    “呵呵,谢谢你的夸奖。”孙妙怡啜了口美酒,忽然将身体前倾,脸上带着狡黠笑意道:“那你喜欢过去还是现在的我”

    看着她胸前自然挤压出雪白的深邃,林天龙不自觉吞了口馋沫,强自压抑过于亢奋的情绪道:“呃这该怎么说呢妙怡姐,以前的你给我的感觉,就像清纯的邻家姐姐,而婚后的你像不可多得的性感尤物唔无论过去或现在的你,我都喜欢。嗯要不是你已经结婚,我一定会重新追求你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天龙,你还是那么会说话。唔,不好意思,我先上个洗手间。”随着话落,孙妙怡随即涨红着脸,快步走向厕所。

    看着她仓皇离去的模样,林天龙脸上不禁露出得意的笑容:“嘿嘿嘿妙怡姐今天打扮得这么风,既不穿胸罩,又刻意把性感撩人的裤露出来让人欣赏啊她该不会”陡然想起一个可能性,林天龙笑得更开心了。

    隔了差不多十分钟,林天龙终于看到孙妙怡踩着罗马高跟凉鞋,脚步虚浮踉跄地从厕所走出。

    看到这情形,林天龙当然义不容辞地走上前,自然搂住她无布料遮掩的纤细柳腰,以关切的语气道:“妙怡姐,你还好吧”

    “嗯不过我的头有点晕,大概喝多了。天龙,你可以送我回家吗”

    林天龙低头看了她一眼:“妙怡姐,看来你真的喝醉了。那我们走吧”

    孙妙怡再次坐上名贵敞篷跑车,半瞇着眼躺靠在副驾驶座上,心思杂陈地偷偷瞄着身旁的年轻男子。

    她心想:“看不出天龙他还满有绅士风度,没有趁机对我做出太夸张的举止。不过他也真奇怪,既然约我单独出来,不就是想和我那他为什么还不采取行动呢呃我是怎么了”

    其实直到出门前一刻,她内心仍然犹豫不已。若不是丈夫王志伟最近几个月都以近乎的手段逼迫她就范,她也不会萌生出想以红杏出墙的方法,报复在家中对她毫不体恤的恶夫。

    但这个荒唐的想法,直到她下定决心那一刻,又为自己所下的决定感到后悔不已。

    尽管她喜欢穿着性感暴露,享受陌生男人投以视奸意味的猥琐目光,可是要让丈夫以外的男人,进入自己的身体从小到大被教导要守身如玉,对丈夫忠贞不渝的贞观念,就像一道无形的道德枷锁,紧紧箝制住她几近失控的出轨念头。

    可是当她鼓起勇气,打电话给林天龙,正婉转拒绝他的邀约时却没想到,应该还在公司工作的丈夫王志伟突然提前回家,而且刚进门就摆出一张臭脸,心中立刻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仿佛印证她心中所想,恶夫看到她手里拿着电话,随即对她破口大骂起来,而且骂到最后,竟将她推倒在沙发上,然后在她身上大逞兽欲,发泄积压已久的怨气。

    神情漠然地承受恶夫恣意蹂躏挞伐,在恶夫毫不怜香惜玉,下半身狠狠冲击下,仿佛冲开了心中那道无形枷锁,令她的人生瞬间产生了重大转变。

    趁着丈夫王志伟发泄完,提着裤头甩门外出的机会,她在浴室里洗去身上的污秽后便开始细心打扮,期待今天中午“不小心”发生的意外。

    眼看家门在即,心中略感失望的孙妙怡,不由得轻闭双眼,暗自叹了口气:“这个没用的胆小鬼难道他已经对我失去了兴趣”

    感觉行进中的车子忽然停下,落寞的情绪剎时油然而生。没想到她正打算睁开眼下车,悻悻然结束这次没有发生的“意外”时,两片湿热的柔软,竟毫无预警地印在她干渴的唇瓣上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轻吻,将她心中纷乱的思绪,瞬间化作最原始的欲念。刷上浓密睫毛膏的细翘睫毛颤抖了几下,微张的樱唇翕了翕,到最后终于放下所有矜持,主动迎合不断向她索吻的唇瓣。

    “妙怡姐”激吻过后,大男孩在她身边轻唤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嘤咛一声,紧闭的媚眼始终不敢睁开。

    因为她害怕害怕自已睁开眼睛后,会忍不住制止他而结束了这段好不容易才营造出来的旖旎气氛。

    仿佛得到学姐默许,林天龙见怀里的美艳闭眼不语,他的唇再次印上了那张微微颤抖的香唇,一双厚实的大手分别探向了她高耸的,以及女人视为最私密的。

    “妙怡姐,你的身材真好尤其这对丰满坚挺的,既滑手又充满弹性,摸起来好舒服呀”年轻男子依依不舍离开带着淡雅香气的朱唇,以充满性挑逗的语气在她耳边轻吹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不要说了”学姐轻喘着气娇吟着。

    “那么我可以”

    孙妙怡明眸微张,才发现合上硬顶的跑车,早已停在路边的停车格上,尽管车窗贴上了重黑的隔热纸,但明亮的阳光从车后斜射而入,她总觉得路边偶然经过的行人,似乎可以看穿车内的春光。

    剎那间,一股羞赧夹杂着兴奋快感的莫名感觉,从她心底迅速蔓延开来。来不及出声反对,学姐身上的肚兜,以及轻薄几近透明的窄小裤,不知何时已经不在身上,顿时呈现令人感到羞耻的半祼状态。

    “干吗抱这么紧我要喝水啦。”真是拿他没办法,如果要逃也不会来车里了。孙妙怡借着酒劲不耐的娇喝着:“我要喝水赶快去拿啊。”没办法,当年在医专学校里面做惯了学生会主席,女王样又出来了。

    全然不知她内心的思量和计算,天龙狐疑的看着此刻已是一副女王口气的小女人,暗想这女人到底有多少副面孔慢吞吞的“嗯”了一声,放开她,去轿车小冰柜里拿了两瓶水回来,再把她抱好,才拧开瓶盖。

    呵呵,真乖,如果不是他之前的表现太粗鲁又霸道,真是可以考虑要不要把他作为可以依靠的小情郎呢。不,应该还要“试用”之后才可以考虑唔,这女人,真是没救了。快乐的在心里思量着,孙妙怡笑眯眯的伸手接过水却扑了个空,天龙恶劣的挑眉看着她,自己喝了一口水之后把瓶子举高,可、可恶真是居然还敢一副解渴的模样,伸出舌头在唇边轻舔更过分的是,自己居然觉得更口渴另外一种“渴”。试着伸手去拿,却因为全身被困,根本够不到,只是在他身上磨磨蹭蹭让他笑得更奸诈而已。啊可恶

    “妙怡姐,你鼓着嘴巴的样子真可爱,像吃不到鱼的小猫咪。”天龙把额头靠在她的,轻轻的抚摸着嘟起的红唇,赞叹她的美丽。

    “哼”孙妙怡故意别开脸不去看这可恶的小坏蛋大男孩,气乎乎的冒火。

    低沉的笑声在跑车里飘荡,他胸膛也轻轻震动着,让她也感受到他的愉悦,不可思议的,让她敏感的感受到他的气息把她密密实实的笼罩其中,既刚硬又柔韧的包裹着她,,一丝丝的被挑起。

    “笑够了”未说完的话因为他的吻嘎然而止。轻轻的,温柔的被吻住,口里有清凉的液体流入。喂完以后,他并没有加深这个吻,放开,温柔的征询:“妙怡姐,还要吗”这般温柔,让之前的火气瞬间湮灭,凤眼变得深邃,红唇轻启:“要。”

    温柔的继续小口小口的喂着,吻却越来越火热,激烈。忍不住深深的含住这张诱惑他以久的红艳,狠狠的处罚着四处挑逗的粉舌,舔舐着她编贝般的白齿,好甜贪婪的品尝着,吸吮着。

    快要喘不过气了,无力的倒在他怀里,双手抱着他,任由他闯入檀口里肆意品尝,顽皮的粉舌不甘示弱,和他的紧紧缠绕,嬉戏。
推荐阅读:
标签:
Top
document.write(''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