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性乡村 | 野性乡村 全文阅读-69看书网!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都市品香录 ? 正文

都市品香录(修正版) 第284章、处境尴尬的方言

所属目录: 都市品香录

    
    想到弟弟尸骨未寒,顾美惠接过了铁锤,此时高鹏二人已经被凉水泼醒……

    在连番折磨之下,二人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。

    此时的高鹏王启明已经没有了人样,他们唯一的要求就是,能够痛快的死去,但这个极其简单是要求,在此时,却变成一种奢望。

    “想死,可以,把这个签了吧!”

    梦惊云拿出两份文件,一一让二人签了,这两份文件不是别的,是二人的财产转让书,肉再少,那也是肉。

    “给他们一个痛快!”

    梦惊云挥了挥手,转身带着顾美惠离开刑房。

    离开训练基地之后,梦惊云就开车送顾美惠回韩味楼,车里,顾美惠望着车窗外,寒风吹的发丝乱舞,她木木的发呆,眼神空洞,似乎,比以前更加憔悴了。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个柔柔弱弱的女人今天的表现确实让梦惊云惊讶,在酒楼的时候,他其实早已经赶到,就在准备进去解救刘亦菲的时候,没想到她已经先出手了。

    她的每一个句话,梦惊云在外面都听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已经为弟弟报了血仇,难道不该高兴吗?”

    “事实上应该如此,可是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顾美惠收回目光,看着梦惊云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顾美惠摇了摇头。自逃出高鹏的魔掌,弟弟失踪,她活下去的信念就是为了找到弟弟,自弟弟死后,她活下去的信念就是为弟弟报仇,而现在,大仇已经得报,她忽然觉得,一下子失去了所有。

    梦惊云无法体会到顾美惠此刻的心理感受,却可以理解,“我想,你得尽快忙碌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吧,不过,在这之前,我想回国一趟。”

    梦惊云一愣,“回去散散心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只有你们中国人才讲究落叶归根,我想把弟弟的骨灰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还回来吗?”

    顾美惠看了梦惊云一眼,“你想我回来吗?”

    她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梦惊云肯定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会的!”

    良久,顾美惠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点点头道。半晌后又道:“你不会有麻烦吧!

    “你是指这二人的死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呢!呵呵!”

    ******“能告诉我你是谁吗?”

    虽然脱险了,但此刻刘亦菲心里仍然心有余悸,心想自己真是太大意了,竟然毫无察觉的向别人设好的圈套里面钻,换别人也就罢了,但这二人都是她打过交道的人,就太不应该。

    王启明什么德行她再清楚不过,表面上一副老好人的样子,实则就是一个用心险恶趁人之危的伪君子,这一点她已经知道了,居然还被假象迷惑。

    还有高鹏,此人出尔反尔,前前后后换了几张嘴脸,变幻无常,单从这一点来看就不是一个好人,而今晚高鹏突然如此大的变化,她居然都没有对此生出警惕,就实在太不应该。

    刘亦菲悔死了,这明明就是二人专门为她设的一个套,这个套不算高明,破绽百出,只要稍稍有些戒心的人都可以一眼看出,但她却如此大意,应是让二人玩弄于鼓掌间。

    今晚,若不是在关键时刻顾美惠挺身相助,她的清白可就毁在二人手上了。这一路上,刘亦菲都在想这件事情,是愈想愈后怕,愈想愈觉得自己幼稚,要是当初听了梦惊云的话,也就不会有今天这出事发生。

    她庆幸,庆幸自己吉人天相,贵人相助。

    只是,刘亦菲此刻对这贵人心存疑惑,顾美惠救她看的真真的,但是之后进来的几人她却没有看清楚,特别是为首的,那时候她浑身不能动弹,眼珠子都转不了,就是在出房间的时候匆匆看到一个背影。

    这个背影好熟悉,还有声音,似乎也很熟悉,但无论她怎么想,就是想不出,这人是谁。愈想不到,刘亦菲就愈想知道,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这个开车送她回家的中年男子,从他口中,应该可以知道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男人似乎就是一个哑巴,除了开车之外,什么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面对刘亦菲的问题,萧南实在难以回答,但毫不理会吧,这丫头就会问个没完没了,所以这次他选择摇头回应,一见萧南摇头了,刘亦菲大是感兴趣,最起码,通过这个肢体语言,她可以从中获得一些信息。

    于是刘亦菲感情趣的爬在坐位上,“是不是有人不准你对我透露信息?”

    萧南想了想,点点头。

    刘亦菲俏皮一笑,“那这个人就是刚才在包房里说话那个人吗,他是你们的头?”

    见萧南再次点头,刘亦菲又问道:“你能告诉我他是谁吗——哦!对不起,我忘了你是哑巴。”

    “鬼丫头!”

    萧南哭丧着脸,他可不是哑巴。

    刘亦菲拍了下额头,“我换种问法,你们那个头和我认识吗,我总觉得在那里见过?”

    “到了!”

    刘亦菲扭头一看,果然到湘南食府了,她眸子一转,心想自己都没说家在那,从这点来看,对方肯定认识自己,一边想她还一边点着头。

    “下车!”

    “叔叔,原来你不是哑巴呀!再见!”

    看着刘亦菲下车的背影,萧南出神的摸着自己的脸颊,“叔叔,我有那么老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丫头,怎么还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何淑芬看了眼墙上挂钟,都已经八点半了,再看看对面女人拉的老长的那张脸,她急死了。

    何淑芬急,何辉更急,急的就象热锅上的蚂蚁,但不管如何,面上得敷衍着走,最起码不能冷场,“呵呵,方总,这道菜不错吧,你多吃点。”

    要说不急的,恐怕也只有没心没肺的刘天了,他就跟没事的人,我行我素,该怎么吃还怎么吃,反正已经那样了,再怎么挽回也挽回不了,今晚过后,他在方言那里也榨取不到了钱财了,何必再做样子。

    刘天突然三百六十度的转变,一改以往的热情,上席就没和自己说过一句话,这让方言心里十分纳闷,他一边左右客套着,心里一边思索,到底是什么地方惹的刘天不高兴。

    而方言的母亲ada心情更是糟糕到极点,她是个极其自负的女人,无论是家世,地位,身份,面子,相貌等等各方各面都喜欢和别人比个高低。

    要是对方比不上她,那么她就会很是高兴,也会对你很好,乐意跟你做朋友彰显她自身的优越感,一但对方在什么地方把她比下去,那么她心里连续几天都不会舒服,而且她也不会和这样的人做朋友。

    生活中的ada,身边所有的朋友都是比不上她的,只要是比她强的人,她就会很讨厌,做朋友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 之前儿子方言告诉她刘亦菲一家是农村的,嘴上她虽然很不高兴,其实心里是非常满意的,方言也正是了解到母亲这一点,所以才会投其所好。

    来之前ada心里就想,今晚在这些乡巴佬面前又可以大大的炫耀一番了,因为在她看来,农村出来的人会有什么见识,姿色肯定也比不过她。

    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,见大刘天还好,但一见何淑芬的时候,她心里可是大受打击,因为何淑芬比她生的好看,不但五官端正,而且皮肤细-嫩白-皙,就连在气质言谈方面都隐隐超越她,这叫极其自负的ada如何受得了。

    所以今晚自见到何淑芬那一刻起,脸色就没有摆正过。

    “小言,你那女朋友好大的架子嘛!合着她是金凤凰,连我来了都要等着接见是吧!”

    “妈,阿姨不是说了吗,她工作忙,还没有下班呢!你就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我还要等到什么时候,她的时间是时间,我的时间就不是时间吗,这样没有一点时间观念,不知礼数的媳妇,一但进了我们家门,还不是由着性子,想怎么来就怎么来,那样且不是全乱套了,这样的女人,我和你爸是不会接受的,我劝你还是赶紧退了吧!”

    Ada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,桌上的人除了方言都是没听懂,虽然没听懂,但察言观色的功夫何淑芬还是有的,一见ada面色不善,还抱起了膀子,她目露询问的看向方言。

    “没事!”

    方言摆了摆手,然后低声看着ada道:“您就不能忍着点,这可是有关儿子的终生幸福的大事,妈,算我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有关你终生大事,所以才要慎重,以我看啦你那女朋友根本就不喜欢你,要不然有天大的事情今天也会推掉,你再看看这桌上都摆的什么菜,猪也不吃拿来给我们吃,这不明摆着吗,他们这是不欢迎我们。”

    Ada如此一说,方言心里也很不是滋味,母亲的话虽然有些偏激,但也有她的道理,若是真心喜欢她的,刘亦菲不管有什么事情,今天这种场合,是绝对不会迟到的。

    再想这段时间和刘亦菲相处,都是他在使力,而刘亦菲对他一直都是不冷不热的,以前他并没有在意这点,但今晚,在这里坐着干等的一个小时,六十分钟,三千六百秒的时间里,从刚开始的不在意,等到微微着急,再到不满,最后到产生怀疑。

    这些时间里,方言都在忍受着煎熬,他信心满满的来,满以为是皆大欢喜的局面,没想到,冷了场,前前后后,方言把这段时间和刘亦菲相处的每个细节仔细想了个遍,为什么刘亦菲会迟到,为什么,这到底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要说这里最难受的还不是何淑芬何辉,而是方言,他是最尴尬的一位。

    俗话说的好,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,想着刘亦菲和梦惊云说话的时候就满脸开心愉悦,那会心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,而和自己说话的时候,寡言欢笑,多半都是在应付,每次约会还没说上几句话,就借口有事离去。

    方言心里很不服气,为什么刘亦菲不喜欢他而偏偏喜欢那个穷小子,他有那点比不上梦惊云。

    “小方,真是对不住啊,白让你们等了这么久,等小菲回来了,阿姨一定好好骂骂她,实在太不象话了。”

    方言木然的点点头,转身便和母亲走出了酒楼。

    何淑芬给弟弟何辉使了个眼色,让他还不上去劝劝去,何辉耸了耸肩膀,也使了个眼色,意思是你还看不出来吗,他可劝不了。

    就在一行人走出酒楼的时候,好巧不巧的,正好看到了回来的刘亦菲,不过不单单是刘亦菲一人,还有一个贵妇人。

    这个贵妇人何淑芬认识,正是何绣兰。

    酒楼门口人来人往的人行道上,刘亦菲正在和何绣兰说着话,谈的似乎十分开心,并没有注意到出来的一行人。何绣兰今晚来找刘亦菲也就是帮她介绍工作的事情,巧合是二人在门口遇上,正说上话,谈到兴起。

    “小——”

    何淑芬正要叫刘亦菲,却见方言已经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他们在里面干等半天,而刘亦菲却在外面和人开心的聊上了,换谁遇到这种情况心里也不会好受。.
推荐阅读:
标签:
Top
document.write('');